Your browser does not support JavaScript!
分類清單

Recent

數據載入中...
我的曾祖父蔡文從信仰見証
蔡信重撰 摘其《八十生涯見証》1999

祖父來台並信主得救

     祖父蔡文從公於1852年出生於福建省晉江縣,七歲喪父,自11歲起就讀書塾學習漢文,並自行研究漢醫學術,頗有心得。年青時在泉州府學口經營瞑紙行。因本身行業,不離習俗,迷信鬼神,崇拜偶像。他因經商得法,事業發展,財富增加,惹起同業嫉妒。據祖母說:「祖父被商敵符咒邪術,以致心神失寧。」幸蒙主指引前往泉州教會慕道二年經愛主弟兄的迫切代禱,趕出邪靈,心病始得痊癒。誠感謝上主奇妙的醫治。 

    病癒之後,祖父為迴避商敵的繼續陷害,乃於1886年,35歲時,先行隻身來台,將年青時所研修漢醫學術,於台北艋  街懸壺行醫。於1892年在嚴清華牧師帶領之下,悔改認罪,戒絕多年的煙毒,受洗重生,成為一介虔誠的基督徒(約三:3)。

     1895年日本佔領台灣不久,經參加漢醫師考試及格,取得執照後,正式開業行醫。為服答上主救贖重生之鴻恩,本於基督徒的愛心,不計酬服,濟世救人,其仁醫仁術聲名遠播至海山、文山、新莊等地區民眾,慕名前來就醫者眾多。

    獲得執照後,目睹日本政府為法治國家,佔領台灣後,隨即建立司法警察制度,執法認真,治安良好;又建立衛生施設,推行現代化醫療;且興辦現代化教育制度,普建學校,獎勵學童就學;並開始興建現代化交通水利等建設。日人吏治清廉,社會安定,可安居樂業。乃於1900年從泉州接全家移民來台,仍居住於台北艋  街。同時,領導全家於艋舺基督長老教會洗禮入信,以心靈與誠實敬拜上主(約四:24)。他為人勤儉謙和,與世無爭,重視子孫教育。尤其熱心遵行:「教養孩童,使他走當行的道,就是到老也不偏離」之教訓(箴廿二:6)。教育來台兩房男女子孫計八人,內三人擔任傳道事工;二人經商;二人擔任教職;一人擔任政府公職。 

祖父仁醫濟世救人:

     祖父並不兼業藥鋪,為患者診病,開出處方箋後,不刻意令患者應往某藥鋪,而收取回扣,任患者所信任的藥鋪調配藥劑。診察費任由患者,按其心意,或經濟能力,隨意致送紅包。所收紅包俟患者回去後,始打開以示對患者的禮貌。如所收紅包,較一般慣例為太薄時,祖父自持清高,並不計較多寡,如下次再來求診時,照樣親切診察。甚至對於貧窮患者,拒收紅包,予以義診。 

    至於遇緊急重病患者,被籥往診時,無論三更半夜,或遇大風雨,或吃飯中,隨時應籥前往,不另外索取車馬費。如第二次再來看病時,祖父頭一句話,必先問好了些沒?如被答沒有時,據祖母常常說:「他的心肝好像被刀切割一樣,甚感心痛。」因此,整天心情不好。顯示祖父的責任心甚重,愛心也深厚。 

    此外,祖父年老衰弱時,拿筆因會發抖,囑家母代筆,開處方箋。因此,家母請求祖父將醫術傳授她,卻他以醫師是割心割肉的痛苦行業,而予拒絕。因此,我家後代再沒有人當醫師。 

又祖父在教會擔任長執多年,教會重建時,他擔任建築委員,出錢出力,參與聖工,不遺餘力。他每日勤讀聖經,經常托人從香港購買解經參考書,研究聖經,日夜祈禱靈修不斷。在行醫中,以其仁心仁術,作無言傳道,感化患者不少。於1920年,因糖尿病老衰,享年69歲,蒙主恩召歸祖家。 

祖母的單純信仰與為人:

     我在幼少時,目賭信仰單純的老祖母李莊,每天傍晚,獨自站在大廳門口,仰天吟唱聖詩第64首「我目舉起向天」後,並為全家大小平安祈禱,做虔誠的家庭禮拜之後,始就床安眠。 

     又祖母雖不識字,卻她懂得甚多民間諺語,教育子孫,在我幼年時期聽了許多有關勸善諺語。例如:頭家量,薪勞福;有儉才有底;花無百日紅,人無千日好;艱苦頭,快樂尾;吃一歲,學一歲;棚頂有彼人,棚腳也有彼款人等等。她常常說:「有一天,出門走亭仔腳時,俯頭看見地面,有人掉了一只金戒子,她用拐杖指那金戒子,叫那家店人,去拾得。」顯示祖母為不貪不取的誠實老人,以身作則履行基督教教訓與民間道德。 

祖母的靈異體驗: 

我少時候,經常聆聽她說:「二伯三喜為虔誠基督徒,擔任教會執事。於1913年間,當時台灣衛生情形,尚未改善,正在流行霍亂中,二伯仍熱心探訪患病會友,為他們祈禱。有一天,他在病人家中喝了一杯茶後,自己懷疑,是否喝了含有細茵的茶而病倒。於病危臨終時,祖母說:「她聽到了大廳門環空空作響,同時二伯大聲呼喊,已故大伯西菇之名,請等等我,帶我一齊離去吧!」然後氣絕別世。顯示祖母信仰的靈性頗高。 

祖母臨終的情景: 

    祖母在我17歲那年,於1937年因老衰逝世。當她臨終時,我正在台北二中上課,二哥信惠打電話給校工傳來消息後,我立刻趕返家。她正在彌留狀態,我乃坐在她身邊,俯身向她的耳朵大聲說:「已經打電報給現正在廈門的堂哥信彰,請他趕快回家,請等一等他。」她乃稍微點頭示意。我又問她,要不要水喝,她又點頭,我乃將一湯匙水,送進她口裡,可能嚥不下去。忽然舌頭變黑,同時流出眼淚,辭別她所愛的子孫們上天堂。我親自目睹祖母辭世之那剎那,令我痛感人的生死離別之悲哀。祖母享年79歲。

瀏覽數  
將此文章推薦給親友
請輸入此驗證碼
Voice Play
更換驗證碼